当前位置:主页 > 装修家居 >

装修家居

地名故事(8)探源莘县四女树:这里流传一段凄切哀婉的故事

发布日期:2021-11-10 03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地名,是一座城市不可磨灭的印记,每一个地名的背后都蕴藏着一段故事。一个地名,就是一段历史碎片;一个地名,就是一幅风情画卷。地名,有源远流长的文化积淀,更有时过境迁的烟雨沧桑。

  聊城地名的形成方式可谓丰富多彩,“近取诸身,远取诸物”,既是过去地名命名规律的体现,又是今后地名命名原则的借鉴。品读地名背后的故事,对于从侧面了解聊城丰厚的文化底蕴,激发广大干部群众认识家乡、热爱家乡、建设家乡的热情,具有重要意义。

  讲好聊城故事,唱好聊城声音。继大型人文地理类新闻栏目《聊城印记》后,即日起,大众网聊城频道将联合聊城市民政局、聊城市地名文化学会再次推出《》大型系列报道,带您走进聊城每一个角落,聆听一段有趣的故事,品读聊城浓郁的文化气息。

  四女树村西南方向,村干部王尚才所站之处为王室墓原址。大众网记者 侯晓 摄

  距莘县城北大约15华里处,有一个千余人的小村庄,叫作“四女树”。这个村子可不简单,据记载,明清时期,此村曾有王氏家族,四世皆为官,名声响彻一时。关于“四女树”村名的来历,便和王氏家族有密切关联。听上去,村名有些古怪。推敲字面意思,是不是和四名女子有关系呢?

  据记载,元末期初,中原地区战事频频,天灾不断,明朝政府为平衡人口密度,以利培植国力,决定从太行山以西向中原地区移民屯田。王、张二姓随着移民的人流从山西洪洞县来到了莘县城北,建房立村,因王氏人口较多,便取村名“王家庄”。后又有郭、程二姓由附近村庄迁来,村庄渐大,村名未改。

  2009年,四女树村民自发筹资为始祖王士安立碑一座,撰文以表纪念。大众网记者 侯晓 摄

  在王氏家族中,有个人叫王士安,虽非书香门第,也算个也耕也读的人家。来到莘县后,与当地人友好相处,耕读兼顾,生活倒也如意。王士安本人年龄已大,仕途无望,便潜心培养儿孙。好在儿孙天资聪慧,悟性颇强,在王士安的悉心指导下,学业日见长进,个个都考取功名,四世皆为官员。

  其子王鼎,于永乐三年(公元1405年)中举,任山西闻喜县知县;其孙王衡由吏员迁任顺义县丞,再升任陕西宁夏仓大使;曾孙王端于弘治八年(公元1495年)入贡,任云南弥勒州吏目;玄孙王室生而聪颖,且勤奋好学,十几岁便能吟诗作文,名闻乡里。后师从莘县教谕吴宗器,当时吴宗器奉命纂修莘县志,便让王室主笔。

  王室不负师命,足迹遍及莘县城乡,目前现存莘县最早的县志——《正德莘县志》,便由王室主笔完成。修志过程中,王室写下大量咏物言志的诗篇,仅收入县志的就有《马颊环流》、《甘泉漱玉》、《古塔摩天》、《伊庙松风》、《祐堂槐影》5首。正德十一年(公元1516年),王室中举,初任河南汝宁府光山县知县,丁母忧后复任直隶完县知县。

  在四女树村东首,有一处用以供奉王氏家族牌位的祠堂。堂前供奉有九个牌位,始祖便是王士安,王室为五世祖,官职显示为“户部主事”。据村干部王尚才介绍,逢年过节,王家后人都来此烧香叩首,算是祭奠先人。早年间,王氏祠堂曾遭破坏,也曾用作学校和村委会。二十年前,王尚才自费将祠堂进行修复,至今留存。

  据王尚才讲,早年间,在四女树村西南田地,有一处占地24亩的王氏墓冢,可惜碑文都被破坏殆尽,无处可寻,如今这里被农田取代。其中,五世祖王室的碑文仅半座得以幸存,两年前,半座碑文作为文物交由莘县文物部门妥善保存。2009年,四女树村民自发筹资为始祖王士安立碑一座,撰文以表纪念。

  根据考证,王室确有其人。再说“四女树”村名的故事,则就有些传说色彩了。王室的原配夫人是位典型的贤妻良母,在村中颇有声誉,两人育有四个女儿。王室外出做官,其夫人留守家中,岂料贤人寿短,中年早逝。四个女儿极为伤心,在母亲坟前哭得昏天黑地,在场人无不为之饮泣。

  出丧时正值雨天气,四个女儿拿了四根柳木哀杖插在母亲坟前,竟然个个成活,长成了四棵柳树。后人哀其早逝,不忍拔去,树便越长越大,终至成荫,故事传遍乡里,人们便渐称其村为“四柳村”,也叫“四柳树”。后来附近建起了一座庙堂,建于高台之上的庙宇常被称为“榭”,于是村名也渐由“四柳树”衍化为“四柳榭”。

  王室的原配夫人去世后,续妻性格古怪,脾气暴戾,对四个非己生的女儿百般虐待。王室在外为官,无暇顾及家事。四个女儿无法忍受继母的打骂,常到生母坟前哭诉。终于有一天,四个女儿绝望之极,一起吊死在母亲坟前的四棵柳树上。王室闻讯后,又惊又气,回家休了妻子,厚葬四个女儿,并将村名改为“四女树”,以示纪念。